不是所有地方都温暖如春,伊拉克摩苏尔人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环亚国际注册地址

2018-11-09

  导读:据联合国评估,恢复整个摩苏尔的基础设施需要超过十亿美元和数年的时间。 由于伊斯兰国将西部老城区作为在摩苏尔最后据点,和政府军发生了巷战,因此,摩苏尔西部破坏比较严重。   2014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在摩苏尔宣布建国后,摩苏尔就成为其在伊拉克境内的大本营。   伊拉克政府军收复摩苏尔的军事行动从实施到完成耗费了超过9个月时间,是计划时间的4倍多。 直到去年7月,伊拉克总理阿巴迪才宣布摩苏尔全境解放。

持续不断的战乱造成数千人死亡,100多万人流离失所。

  如今,摩苏尔已经被解放了6个多月,多国媒体对当地摩苏尔居民进行了探访,他们的讲述向外界展示了伊拉克摩苏尔人眼中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昨天:被困在牢笼中,恐惧无刻不在  摩苏尔大学学生哈利德姐妹向美国国家公共电台讲述了她们在伊斯兰国占领时期的生活。

三年前,姐妹俩都是准备入学的大一新生,她们向往和憧憬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 战争改变了这一切,伊斯兰国占领摩苏尔后关闭了大学,学生不得不回到家中,女性更是不被允许走出家门。 姐妹俩只能呆在家中,她们没有想到恐惧和无助的岁月会持续三年之久。

占领时期,普通书籍、手机和电视都是被禁止的。

有时候,她们会偷偷躲起来看电影,却心惊胆战,害怕被极端分子发现。 如果被发现,后果将会很严重。 据她们回忆,在那个时期,所有人都在藏东西,她们的妈妈在藏书,她们在藏手机。

姐妹俩喜欢流行音乐,听歌学英语是她们打发时间的好办法,她们边听边把歌词抄录下来,这一抄就是上千遍。

无聊和无助中,她们内心一直期盼正常生活快点来临。   伊斯兰国对沙利亚法也有他们自己的解读方式。 占领时期,吸烟是一种罪恶,必须禁止。 极端分子贴的宣传标语让人不寒而栗,吸烟会杀人,我们一样会杀掉吸烟的人,配图是一支放在玻璃烟灰缸上流血的香烟。

亚希尔是摩苏尔的普通居民,他接受英国独立报采访中讲述了他恐怖的遭遇。

在占领期间,他不幸被武装分子发现了兜里的香烟,在遭到一顿毒打之后,他被投入到一个地下室监狱中。

在那里,亚希尔遇到了和他遭遇差不多的摩苏尔居民,他们或是吸烟,或是喝酒,或是剪了现代头型,或是穿了紧身裤,而被极端分子逮捕。 亚希尔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等待厄运降临。 他觉得自己不是被执行死刑,就可能被活埋。

绝望中等待了11天后,他和一些人被极端分子带到一片空旷的场地。 他认为一切就要结束了,并开始为自己和家人祈祷。 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被执行死刑,只是被砍断了右手,然后被赶回家。 在他看来,那个时期,一切来的都没有原因,既然活下来就继续活下去吧。   今天:重新恢复正常,形势依然严峻  摩苏尔被伊拉克政府军收复后,哈利德姐妹俩终于舒了一口气。

在她们看来,一切又恢复正常了。 校园里挤满了学生,女孩虽然穿着保守,却可以很时尚,这在占领时期是无法想象的。

然而,姐妹俩依然希望这个社会能变得更加开放和包容。 妹妹认为,当地保守的风俗和习惯严重限制了人们的自由。

如果穿牛仔裤或者短裙,会被周围人指指点点。

人们会说她的父母怎么允许她穿成那样,他们会不停地说!说!说!对女孩来说,更没有恋爱自由,父母会强迫她们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当地人不喜欢女人出头露面,嫁过去以后就会变成一个家庭主妇,生养孩子、洗衣服、做饭…..只有无尽的苦闷。

  摩苏尔目前的安全形势也并不乐观。 当地居民巴德兰在采访中表示,在过去两个月中,有五个不同的武装组织敲过他家的门,他不知道这些人都属于哪个党派或者组织,他们要查看他家人的身份证。 不久前的一个早上,一个人横尸街头,没有人知道他的死因。

他说,在摩苏尔有很多的武装组织,他们穿不同的制服,控制不同的区域。

由于缺少就业机会,加之政府支付当地居民薪水的资金迟迟没有到位,很多人为了生计别无选择,只能加入武装组织。   联合国地雷行动的高级项目专员劳德海姆表示,摩苏尔附近区域有伊斯兰国留下的大量没有清理的地雷,它们分布的区域很广,且大多数都是自制的,有着不同类型的引爆装置,包括压力型、忌动型、红外传感型、远程控制型等。 同时,摩苏尔地区还有埋有数万枚地雷、延续几公里的危险地带,那里的爆炸可能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这些都给清理行动带来极大挑战。 此外,对当地居民而言,更严峻的问题是食物、饮用水、电和医疗设施这些生活基本需求都无法得到满足。   明天:困境中前行,一切都会好起来  摩苏尔一直以来都是伊拉克的学术中心。 中世纪人们在这里研发的外科手术器械至今依然被沿用,摩苏尔大学在整个中东地区也因其优秀医学专业毕业生享有很高声誉。

新学期开始了,很多外地来的学生完成了注册,他们告诉远在家乡的父母,自己对摩苏尔的安全形势有信心,更有信心完成学业。

哈利德姐妹俩也在选择专业并规划未来,姐姐想成为一名药剂师,妹妹想成为一名牙医。 两个人对未来有不同的看法。 妹妹想要离开伊拉克,去西方国家追求她想要的自由。

姐姐则要留下来,她表示自己深爱着伊拉克,想要把伊拉克建设成更美好的国家。

  摩苏尔的知识精英对重建家园也很有信心。

艾尔哈菲吉博士表示,他相信能够用双眼看到一个繁荣的国家。 无论是逊尼派、什叶派还是基督徒都能和谐共处,就像占领前的那样。

20岁的贾西姆因占领被耽误了高中的学业。 他表示,人们现在不想失去任何时间。 虽然城市很大,有很多问题需要处理,但只要每个人把自己手头事情处理好,一切就会好起来。

  摩苏尔重建工作将是一项巨大工程。 据联合国评估,恢复整个摩苏尔的基础设施需要超过十亿美元和数年的时间。 由于伊斯兰国将西部老城区作为在摩苏尔最后据点,和政府军发生了巷战,因此,摩苏尔西部破坏比较严重。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员格兰德表示,摩苏尔目前俨然已经变成了两座城市,在摩苏尔东部,95%的居民已经重返家园,一切都在恢复正常;在摩苏尔西部,由于破坏比较严重,人们必须撸起袖子一点儿一点儿重新开始。